端子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端子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爱建系窝案过堂颜立燕引爆沪上市国企债务链

发布时间:2021-10-25 10:17:23 阅读: 来源:端子机厂家

爱建系窝案过堂 颜立燕引爆沪上市国企债务链

爱建系窝案过堂 颜立燕引爆沪上市国企债务链 更新时间:2010-2-22 0:03:42  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

随着爱建股份原高管与富商颜立燕“共谋”案的开庭,一桩上市公司高管勾结投机商人掩盖财报亏损、损害公司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丑闻逐渐浮出水面。

更令人遐想的是,颜立燕的“关系网”已经密布了上海多家知名国资上市公司,上海社保资金的旧案也牵扯其中。这张巨网之下,还有多少丑闻掩盖在背后?

上下内外联合做“假账”

“我没有罪,也没有欠爱建一分钱,都是他们找我来帮忙的。”2月3日,站在上海一中院被告席上,被控“合同诈骗”和“挪用资金”两项罪名的颜立燕理直气壮地辩解。另外三名被告马建平、刘顺新和陈辉均为原爱建股份旗下信托和证券公司高管,他们也声称自己的行为系企业职务行为。

该案卷宗显示,从1998年到2001年间,爱建证券董事长刘顺新通过各种方式,将爱建信托、爱建证券的资金近20亿元转给“港商”身份的上海人张扬,坐庄炒作香港“202国中控股”。而其中通过颜立燕公司转手,造成本案四人被控“挪用资金”罪的约有15.88亿元。

此后,为了在年报中掩盖炒作“202国中控股”亏损的6.87亿元,以及对另外两家公司无法收回的债权11.017亿元,爱建股份董事长顾青两次请上海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立信会计帮忙,又联合颜立燕,将这些亏损作为爱建信托购买哈尔滨爱建新城地下商服的购房款,做平了账目。

爱建股份1993年上市,爱建信托是其子公司,爱建证券1998年从爱建信托分离出来,作为一个独立核算的部门。爱建股份不仅涉及股东利益,其旗下信托资金也源自公众。据时任爱建房产总经理的王昌达作证,2003年初顾青曾对下属表示,上亿的亏损一旦披露,爱建股份崩盘,顾青本人肯定免职,为了避免这一切,做假账瞒报亏损成了唯一的选择。

看上去,瞒报只是投资失败导致的“被迫”,而实际上,炒作“国中控股”的投资行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。

董事会、监事会形同虚设

刘顺新的“合作伙伴”张扬,毕业于“上海第二职工大学”,是个劣迹斑斑的投机商人。

两人通过原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介绍认识。1997年,张扬曾因开发上海大连路上的“亨纳斯花园”时重复抵押套取钱款而身陷官司,竟是刘顺新出手,通过合同造假转移债务帮张扬“摆平”。此后,担任过上海市政府外经贸委处长的刘顺新,以自己负责的爱建进出口公司为平台,和张扬合伙做铜期货和食油进出口生意,约定对半分成。结果在张扬操作下经营失败,刘顺新欠张扬3000万元人民币。正是为了弥补这笔欠款,刘顺新才进一步和张扬联手炒作“国中控股”。

香港“国中控股”原名“柏宁顿”,是一家负债11.48亿元、年度亏损9.44亿元的公司。1999年张扬出资收购后改名“国中控股”,并把“亨纳斯花园”改名“国中会所”,作为“国中控股”的上海办事处。

2000年10月,就在国中会所,刘顺新告知本案的另三名被告,爱建证券在1998-1999年已经借给张扬五六亿元用于炒作“202国中控股”,如今被套牢,唯一的解救办法,就是再投入10亿元,拉高获利。

于是有了爱建证券董事长刘顺新、总经理陈辉出具虚假质押证明,在爱建信托总经理马建平配合下,将爱建信托资金转道颜立燕的公司至爱建证券,不断向“202国中控股”输入资金。甚至以爱建信托名义与上海社保局达成委托理财协议获得的10亿元人民币社保基金,也被用来炒作“202国中控股”。

张扬2004年向公安机关供述,2000年时张扬曾想见高出货,遭到刘顺新的责问,要求他重新买入“202国中控股”保持股价高位。据此,分析人士指出,不能排除刘顺新利用亲友关系做老鼠仓牟取私利的可能。

而这一切都经过了董事会决议,爱建股份董事长顾青每天审阅并签署爱建证券自营建仓和损益,也完全知情。甚至从2001年起,刘顺新、马建平和陈辉,都得到了公司的重用。

顾青目前已被免职,他声称自己遭到了蒙骗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署了董事会决议,但这种说法遭到了辩方律师的强烈质疑。

“董事会和监事会中当时只要有一个人要求查账,亏损的漏洞就不可能隐瞒。但当时就是没有一个人提出来。”陈辉的辩护律师李庆说,公司的治理结构形同虚设。

颜氏债务遍布上海滩

目前,等着找颜立燕讨债的还不止爱建股份一家。上海融盛、新长征集团、上海家化、百联集团、上实集团、建配龙等也纷纷爆出和颜立燕有资金往来。

记者获悉,此前颜立燕和融盛集团37亿元社保资金拖欠案,已于2009年12月通过《民事调解书》达成一致,相关资金也已归还,但和其他各方的合作关系大多仍为持续状态。

为颜立燕代理此次诉讼的律师王俊民表示,颜立燕因此案被法院冻结了所有财产,其中包括哈尔滨还在建造的将于3月完工的房产项目,价值约30亿元。颜立燕还在西藏南路原南市区政府对面拥有一幢商住两用楼,位于地铁出口处,估价不菲。“目前被冻结的总资产价值在50亿到70亿元之间。”王俊民称。

王俊民律师表示,将为颜立燕做无罪辩护,但如果是一起民事纠纷,颜立燕表示也可以服从民事裁判,他具备执行判决的经济实力。

分析人士预测,无论该案如何判决,控辩双方都会提起抗诉或者上诉,二审几乎无可避免。这意味着爱建股份希望借助此案填补公司亏空,重新邀请外资介入重组公司,短期内仍难以实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关系着爱建股份的重组前景,此案的开庭审理却未被爱建股份公告,不少中小股民仍需依靠媒体报道了解案情。

对于如今的爱建股份而言,将信托和证券两块业务分嫁上海国际和陆家嘴集团,彻底分治,同时计划引进外资股东,为董事会引入外部监督力量。这些做法或能治本,但也意味着国资力量的部分退出。

从2009年敲响大锣的上海国资改革其他案例来看,“外进国退”也并非总体改革思路。不过,颜立燕和其他公司的纠纷尚未完全曝光,也意味着上海国资存在的问题仍然潜伏。

律师在线

企业拆迁律师

拆迁补偿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