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子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端子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刘邦征战生涯中可以自由出入其卧室的两个人是谁

发布时间:2020-12-24 17:36:22 阅读: 来源:端子机厂家

刘邦征战生涯中可以自由出入其卧室的两个人是谁

刘邦弟兄四个,老大死得早,老二最受太公喜爱,刘邦排行老三,小弟刘交与他最亲。

网络配图

沛县起兵后,刘邦遭遇了造反以来第一次大危机雍齿叛变,大本营丰邑失守。为了夺回丰邑,刘邦决定投奔景驹。临走之前,他特意安排二哥刘仲、审食其留在家中照顾太公,自己带上小弟刘交,和萧何、曹参一块儿去见景驹。无奈秦军来得太突然,这次投奔行动被迫终止,刘邦只好顺势改投项梁。项梁立了楚怀王后,刘邦奉命西征。取南阳,进入武关;战蓝田,终至灞上。这一系列交战,刘交都全程参与,其间受封文信君。接下来,楚汉之争,刘交继续追随三哥。不管是灭秦还是亡楚,刘氏兄弟中只有刘交一直陪着刘邦。刘交备受他三哥的信任,主要负责传达刘邦所下的各种指令,而事关机密的研究讨论会也总少不了他。征战七年,刘邦的卧室只有两个人可以自由出入,一个是卢绾,另一个就是刘交(交与卢绾常侍上出入卧内)。

汉六年,韩信被刘邦诱捕,楚国被一分为二。原楚国的淮西之地,包括薛郡、东海郡、彭城郡三十六个城统统被划归新楚国,刘交被封为新楚王。

刘氏兄弟四人,只有刘交是知识分子(好书),并对汉初《诗》学的发展贡献不菲。

重视师承。

刘交读书有道,年轻时候曾与鲁地的穆生、白生、申公一起求学于著名《诗》学专家浮丘伯。《诗》,即我们今天所讲的《诗经》,浮丘伯则是先秦著名学者荀卿的门人,因遭逢秦始皇焚书坑儒,便和其他同门散了,各自流落。刘交的《诗》学是正宗师承的学识,而重视师承也是刘交《诗》学的特色之一,并逐渐成为整个汉代《诗》学的一大亮点。

重用申公。

楚王刘交一走马上任便立即利用起手中的资源,延请穆生、白生、申公担任楚国的中大夫。这三位中,申公不仅是刘交的学友,更是西汉《诗》学大师、经学大师。申公,名培,亦称“申培公”,乃是今文《诗经》之《鲁诗》的创始人,对《诗经》的保存与流传做出过巨大贡献。汉初流传“三家诗”(齐、鲁、韩),加上后来的《毛诗》,被合称汉代“四家诗”。申公的《鲁诗》是今文《诗经》三大流派之一。

后来汉文帝听说申公的《诗》学最精,任命他为国家的《诗》学博士,于是,《诗》学成为西汉中央政府最早开设的正式课程。汉武帝初年,申公在八十多岁的高龄被武帝请到中央政府讲学。他的弟子王臧则是武帝初年中央政府儒家思想的积极倡导者。

燕王卢绾(网络图)

培养家学。

刘交不仅自己习《诗》,他的几个儿子也都学《诗》,他曾派自己的儿子郢客(或称郢)拜学申公。

由此可见,刘交对汉初《诗》学的传播影响很大。

虽然刘邦不喜欢儒生,但他还是很厚爱研究《诗经》的弟弟,那么其他兄弟呢?他会不理不睬吗?

当然不会!

刘邦的大哥死得早,大嫂与他的关系闹得很僵,刘邦功成名就伟业初定,开始分封宗族内亲,兄弟和侄子被一一封为诸侯王,只有大哥的儿子被冷落。太公专为此事找刘邦,刘邦说,我不是忘了(某非敢忘封之也),而是因为这孩子的母亲不是位长者(为其母不长者)。一直拖到高帝七年十月,才封大哥的儿子刘信为“羮颉侯”。什么是“羮颉”呢?其实就是铲子刮锅的声音,很上不得台面。

刘邦的二哥刘仲是太公的最爱,所以当初投奔景驹的时候,刘邦才会安排刘仲留守照顾太公。高帝六年,代王韩信(韩王信)叛变,投降匈奴,刘仲遂被封为新一任代王。

刘仲其实是一个老实巴交只想挣点小钱的人,要说政治才干,远不及刘邦。代国(王都在今山西太原)与匈奴接壤,常遭侵扰。终于,高帝八年,刘仲见坚守无望,竟弃国而逃,抄小道跑回了洛阳。刘邦很无语啊,即便是自家兄弟,但毕竟是弃国逃亡的重大过失,所以只好将刘仲降为郃阳侯。

尽管代王刘仲在汉史上无足轻重,可他却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儿子,那就是吴王刘濞。高帝十一年,黥布叛乱,东并荆国,杀荆王刘贾,西击楚地,逼迫楚王刘交逃到薛地。

卢绾的影视形象(网络图)

此时的刘濞刚刚二十岁,身强力壮,以骑将的身份随刘邦平定叛乱,立下战功。刘邦给他打出不错的印象分。由于被杀的荆王刘贾没有后人,黥布被搞定后,刘邦心中着实忧虑,吴郡、会稽郡民风彪悍,若是没有一个年轻能干的刘姓诸侯王来镇守,这块地方恐怕会事故频发。刘邦本想任命自己的儿子,但身为皇太子的刘盈,年纪太小无法兼任,庶长子刘肥另有任命,其他儿子更是年幼。思前想后,重任最终落到了年富力强的刘濞身上。

随即,刘濞被正式任命为吴王,统辖三郡五十三城。册封完后,刘邦将刘濞召来,本想交代几句,却猛然发现他面有反相。刘邦吓得不轻,心中后悔得不得了,无奈木已成舟,既然已经封了,自然不便再改。于是他用手指着侄子刘濞的背说,五十年后东南地区将有人叛乱,难道会是你吗?你记着,天下同姓是一家,千万别惦记着谋反!刘濞毫无心理准备,也被吓了一跳,赶紧一边叩头一边说:不敢不敢。

真作假时假亦真,假作真时真亦假。刘邦说这话,真真假假虚幻得很,他怎么可能看得出刘濞面有反相?如果他真会看相,怎么没看出吕后会杀他三个儿子?怎么没看出吕后会残害戚夫人?相面之说,大概多半是后人添油加醋的杰作。

吉林省产痛医院

江西省晒斑医院

福州市彼得异常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