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子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端子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新闻】相关部门说法一再变脸谁在排污水近一年还没弄清

发布时间:2020-10-14 11:09:41 阅读: 来源:端子机厂家

2月18日,通向西减河的排水渠被截成数段,中间围堰隔开,其他几段的水都是清的,唯独排污口前的一段水再次呈现为乳白色。

天津北方网讯:1月31日《天津日报》以《是谁在向西减河排污水?》为题,刊发了东丽区津塘公路6号桥附近排放污水的调查报道。自此,西减河附近一个无名沟渠成了焦点,东丽区各相关部门不断有人前往观看、调查、挖掘、封堵……截至发稿前,仍未找到通过此沟渠向西减河排污的源头,污水随时有可能会再次排入西减河,并汇入海河,而区相关部门自相矛盾的回复却耐人寻味。

见报当天,反映人说:“《天津日报》一见报,就来了好多人,有区环保的、新立街的,给水做了检测,进旁边物流园调查。”2月1日晚,又说:“今天一天排污管也没放水,好像是得到什么指令了。”2月3日:“有关部门调人把渠里的水抽到附近市政污水井里去了。”

与此同时,面对记者追问,相关职能部门却迟迟不回复。2月3日下午,东丽区水务局通过邮件发来调查报告,称农用地北侧工厂区在“散乱污”治理期间已完成“两断三清”,不存在生产污水排放问题,之所以有污水“流入”西减河,是因为附近张贵庄污水处理厂超负荷运行,向其输送生活污水的主干污水管“倒灌和外溢”所致。

记者看到,该调查报告反复出现“据新立街道反映”字样。东丽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说,这些都是新立街介绍的,过于专业的事,水务局不懂。

2月4日,反映人又发来一段视频说:“奇怪,昨天明明把水都抽干了,一宿之间,又冒出来那么多水!可能有人趁人不注意换水了,原来的化学药品味儿没了。”视频里,记者曾采访过的地方沟满壕平,原来只有一个渠底有水,现在不仅原来的渠里水满了,连着的渠也满了,水变清了,此前的乳白色不见了。

2月11日,东丽区自然生态局回复称,经检测,排入西减河的确为不宜排放的污水,但没有“特别有害”的物质。见报后,执法人员检查时,未见乳白色污水,只有一些“白色漂浮物”。记者出示采访当天拍摄的视频,执法人员表示“不知道”“不知情”。该局称,近期张贵庄污水管网高水位运行,导致生活污水“渗漏”流入雨水管并外排。

记者注意到,无论前期新立街工作人员现场接受采访,还是区水务局和区自然生态局的回复,均把排污的责任推给张贵庄污水处理厂。那么,这些执法部门有没有对该张贵庄污水处理厂进行调查、处罚?污水处理厂又是如何表态呢?得到的答复却均为:“张贵庄污水处理厂归市环保局,我们无权管辖。”记者向各执法部门索要辖区内的张贵庄污水处理厂联系方式,以便核实,这些执法部门的答复也出奇的一致:“我们没有。”

污水排放近一年,群众多次反映,看不到执法部门的动作。本报报道见报也快一个月了,“污水到底是谁排的”仍然没有着落。记者多次与东丽区政府各职能部门协调,寻求答案。

2月12日,东丽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张绍堂来到本报,转达区政府领导对此事的重视,称已召集全区各街及相关部门会议,决心查个水落石出。2月18日下午3点多,记者接到张绍堂电话称,已将现场沟渠截成数段,唯有报道提及的排污管附近的水显示为乳白色,看来确有问题。记者随即赶赴现场看到,通向西减河的排水渠已被截成数段,每段约10米长,中间被围堰隔开,其他几段的水都是清的,唯独排污口前的一段水再次呈现为乳白色。包括东丽区自然生态局局长王志超等区有关部门的“一把手”均被要求到场共同调查。

这一次,王志超绝口不提“白色漂浮物”,反倒“专家”般解释起“白色”的成因:“这是张贵庄污水处理厂外溢的生活污水,水在处理过程中,加入一定数量的菌群,假以时日,发生有益变化,就会变成这种乳白色。”记者向王志超索要到张贵庄污水处理厂的电话,现场拨打该厂任厂长电话。任厂长明确表态:“我厂处理的生活污水,进水是黑色的,出水是无色的,无论哪个时段,都不可能是乳白的,这处点位排出的污水,不是我厂的水。”

张绍堂现场表态称,虽然目前还没有弄清污水的来源,但已厘清责任,这一带确有新立新市镇的污水主干管,但管辖不归张贵庄污水处理厂,应由东丽区住建委管辖,区政府将协调各职能部门,务必挖出污染源,彻底根治。

调查了近一个月,兜兜转转,又回到了原点。截至发稿,调查仍在进行中。

乌鲁木齐性病医院的医生

南京专门治白癜风电话

成都温江甲减专科医院